欢迎来到 - 语录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格律诗 >

蒙曼 : 从“香菱学诗”说起

时间:2018-02-05 05:26 点击:
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蒙曼女士曾五度登上央视百家讲坛,把普及和传播传统文化作为自己的首要责任。今天,她将从“香菱学诗”说起,谈谈诗对于我们现在的生活,对于当代人究竟会产生什么样“润物细无声”的影响。(全场鼓掌) 有“闲”之后才有精


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蒙曼女士曾五度登上央视百家讲坛,把普及和传播传统文化作为自己的首要责任。今天,她将从“香菱学诗”说起,谈谈诗对于我们现在的生活,对于当代人究竟会产生什么样“润物细无声”的影响。(全场鼓掌)

有“闲”之后才有精神追求

刚才主持人说了,我要讲讲“香菱学诗”。为什么要谈这个话题呢?因为这是一个有趣的故事。大家都知道,“香菱学诗”在《红楼梦》里是非常引人注目的一节,它的主题是教人怎么进入诗歌创作的世界。

香菱是什么人?香菱本来是甄士隐的女儿,简单讲,她是一个好人家的孩子,她出身的环境是一个有文化氛围的家庭。但是后来,她的人生经过了很多的磨难和挫折,被卖到了薛家,一开始当丫头,后来被薛蟠看中了给他当了侍妾,是这样的一个身份。

当了侍妾,怎么还能学诗呢?这涉及书中的一个情节,叫“滥情人情误思游艺 慕雅女雅集苦吟诗”。当时香菱的夫主薛蟠因为跟柳湘莲之间的事情被打了,他为了遮羞就要出门做生意。于是,香菱在她的夫主外出做生意的时候就自由了,随后便开始学诗了。

这就产生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那就是人在什么时候会产生学诗这样的追求?从香菱身上可以看到,“闲”是一个基本前提。她曾经被拐走这么多年,在拐子家里她要艰难求生,不可能会想要学习;后来到薛家当丫头的时候,她也不可能学诗,因为她要干活;再后来给薛蟠当了侍妾,夫主在家的时候,她还是不可以学诗,因为要伺候他。最后,只有这些事务都被排除了,香菱才可能产生自己的精神追求。

所以我们可以回答这个切实的问题:人什么时候会产生精神追求?是当最初的物质需求已经得到满足之后,人闲下来了,才会产生精神追求。所谓的“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其实就是这么回事儿。那么,为什么今天我们在这里,会把“传统里的诗与远方”作为讲坛的主题呢?其实也是这个意思,因为中国人已经走过了艰难求生的阶段,到了谈精神追求的时候了。


时代造就了诗与“雅”的关联

有人也许会问,“闲”是不是“香菱学诗”的唯一前提?并不是,这里还涉及时代氛围的问题。在不同的时代,什么样的人是“雅”的,标准和想法是不一样的。

在唐朝或者更早的时候,女性要想成为一个人人羡慕的佳人,是不是一定要学诗?在这里,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不需要。我们读一下李商隐的《无题》,里面说:“八岁偷照镜,长眉已能画。十岁去踏青,芙蓉作裙衩。十二学弹筝,银甲不曾卸。十四藏六亲,悬知犹未嫁。”意思是说,姑娘14岁就要开始说亲了,在这之前人生教养已经结束了。那么小姑娘的人生教养中,最核心的部分是什么?最重要的是12岁弹筝,这才是她最核心的才艺追求。

大家想想,唐朝不就是这样吗?杨贵妃为什么得宠?一个重要原因是她“善音律、精歌舞”。在当时,人们关注女子的才艺;而男孩子则要“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就像李白讲的,做一个剑客是贵族男子的主流追求。当时,一个贵族女孩子的音乐歌舞的活动更受人关注,她的文字能力并不被看重。

宋朝以后,一方面男性从马上“下来了”,不再拿着剑比来比去了,而女性更是身居闺阁;另一方面,和唐朝相比,宋朝以后科举制变得越来越重要,靠科举做官的人变多了,一家一户开始关起门来教育自己的孩子。我们中华民族“四大贤母”中有一个是欧阳修的母亲,她最核心的事迹是“画荻教子”,也就是拿着芦柴棒教欧阳修写字。由此可见,当时的女性能文、能诗已经是社会的普遍要求了。

明朝的时候,有才华的女性集中在哪一个阶层?名妓。到清朝又不一样了,闺秀最有才华。因为清朝的风纪越来越严,都号召闺秀去写诗了。

《红楼梦》是一本清朝小说,自然受到清朝的时代氛围的影响。对于曹雪芹来讲,一个女性如何表现个人的追求,怎样才是一个不俗的美人呢?在香菱身上,过去大家都觉得这么一个人才竟然“俗”了,很可惜。在她学诗之后,大家都说这才适合她的身份,她果然是一个雅人。

所以,人在什么时候才会写诗?首先,要得到基本的物质满足,能够有“闲”;第二,要有一个大的时代背景在推动,存在时代的倡导,然后才能成为人们思考的问题,或者说,像今天这样,成为一个讲坛的主题。


为什么黛玉更能代表“诗心”

接下来我们谈谈,“香菱学诗”应该跟谁学?

大家可能觉得,跟宝钗学诗是最理所当然的,因为那是她家的主子姑娘。宝钗对香菱不错,香菱之所以能够进大观园,也是因为主子姑娘体察她的心情。

大观园的女孩子里,谁写诗最好?我们一下子可能说不出到底是宝钗更好,还是黛玉更好。但论关系,香菱跟宝钗的关系近,她应该和宝钗学才对呀。香菱确实这样想过,所以她进了大观园之后就跟宝钗说:我现在有空了,好姑娘你教我吟诗吧。

但薛宝钗说了什么?她说:我劝你别“得陇望蜀”。进了大观园是“得陇”,而写诗是“望蜀”。宝钗给香菱的建议,是让她把大观园里该拜的庙都拜一拜。比如说,从老太太起,到太太、二奶奶,再到各个姑娘的房里都走一圈,告诉人家“我来了”。在宝钗眼里,香菱应该把这些人情世故都解决、照顾了,才能去想些别的事儿。

香菱遵从了。她一家一家地拜过去,等拜到黛玉那里的时候她再次提出了这个要求:姑娘你教我学诗吧。黛玉说:好,你既然要学诗那就拜我为师,我虽然不通,但是教你还是教得起的。

一对比我们就可以发现,人和人的性格真的太不一样了。黛玉的性格,一贯以来是不是那种行侠仗义、特热心、特开朗的?不是。但是,香菱提出要跟她学诗,她毫不犹豫地说好,这种当仁不让的派头是从哪儿来的?

有这种派头,是因为黛玉没有“想太多”。如果她想太多,她应该会先问香菱,怎么不找自家姑娘学,怎么不找二姑娘、三姑娘、四姑娘学?但是,黛玉什么也没想,这也是为什么她被叫做“水晶心肝玻璃人”,因为她“玲珑剔透”。对黛玉来讲,诗是好的,香菱是好的,香菱想学诗是好中又好的一件事儿,她觉得既然自己能教,那就去教,别的什么世俗的非议都不在她心里,这就是诗人的气质。

人对精神的追求到底应该进行到哪一步,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从写诗的能力来讲,宝钗和黛玉是并列的。但是在宝钗心目中,世俗生活永远是排第一位的;而在黛玉心目中,精神追求在她这里是唯一的。这也就是为什么黛玉更能够代表“诗心”,或者说诗人的诗意。


没有意趣称不上“突破”

拜师之后,黛玉要教香菱,怎么教?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