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语录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故事会 >

吐尔逊江:“我有我的梦想”

时间:2018-01-17 18:31 点击:
吐尔逊江:“我有我的梦想”

2018年01月15日 星期一

中青在线

  往期回顾

吐尔逊江:“我有我的梦想”

 新闻列表 返回目录     

中青报系

吐尔逊江:“我有我的梦想”

“我们一定要学会感恩祖国” 吐尔逊江:“我有我的梦想”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雪迎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8年01月15日   06 版)

吐尔逊江:“我有我的梦想”

吐尔逊江展示他最喜爱的林则徐纪念铜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雪迎/摄

在旁人眼里,吐尔逊江·托合提是个“怪人”,42岁不结婚、不找正式工作。维吾尔族人重亲戚往来,可吐尔逊江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莎车县老家亲友们的婚礼、割礼、摇篮礼他一概不去,独自租住在乌鲁木齐,生活时常靠好心亲友接济,可他即使不吃饭也要打印彩版宣传材料为青少年学生发放,他的精神世界被林则徐填满,一门心思地寻找林则徐后人,迄今已有22年。

吐尔逊江喜欢彩色,寒冷的冬日,他穿得格外显眼,红蓝格纹的棉衬衣,外搭军绿马甲,腰佩淡紫色塑胶皮带,左手腕戴红色手表,脚穿红色大头皮鞋。他的衣物都很便宜,多是朋友给的,但装林则徐材料的包、袋却价格不菲。

一次在餐厅吃饭,小偷盯上了他的红色真皮包,一扭头的工夫包就不见了,吐尔逊江当场急哭了,“我伤心的不是包,而是里面珍贵的照片和材料”。

虽然已被小偷偷了好几次,他依旧购买优质包、袋装林则徐的材料,为表示尊重,包的外侧都会标上林则徐的名字,袖臂、帽子上也会标上,“这样就能天天看着,警告自己不要忘记!”

吐尔逊江“初识”林则徐是在1993年。当时,未满18岁的吐尔逊江从莎车老家到乌鲁木齐一家培训中心学汉语,后考入一所警校。

从偏远的南疆县城来到繁华都市,一切新鲜事物都令吐尔逊江感到好奇。年轻人们相约逛舞厅,年长些的会好心提醒,“你们是学生吗?早点回去,现在流行新型毒品,千万别染上毒瘾了!”

偶尔吐尔逊江会看到一些年轻人吸食大麻的场景,那场面让他害怕。一次,令他恐惧的消息传来,一位本地的吉他歌手在出国演出前夕吸毒死亡。一些人开始谈到虎门销烟的林则徐。

3年后,吐尔逊江从警校毕业,进入缉毒大队实习,他认定自己的梦想是当缉毒警察。许多吸毒人员痛苦不堪的场景刻入脑海,他对民族英雄林则徐为抵御鸦片侵害虎门销烟23天的历史壮举越发尊敬起来,从那时起,他开始寻找与林则徐相关的书籍、报刊。

在此期间,他的父母相继突发疾病去世,这让他备感孤独,“最心疼我、最支持我的人走了!”工作也不顺利,在不同单位学习几年,他始终难以转正,公务员也没考上,只好打零工或在法律服务中心外写文书谋生。

每天,他要购买很多报纸,从中选出与禁毒、反恐及林则徐相关的信息,每到国际禁毒日,他会把每份报纸从头读到尾。

他常常泡在书店里寻找相关的内容,有些书买不起,又怕看过忘了,就把重要内容摘抄到日记本上。

2004年,他在新华书店发现了《林则徐在新疆》一书,为新疆学者周轩、刘长明所著,吐尔逊江如获至宝,“我终于看到了林则徐被流放到新疆3年多时间里的完整故事”。

吐尔逊江的汉语水平不高,为了读懂难字,他随身携带字典,在林则徐写的很多诗词句上标注拼音,一个字一个字地念。他说:“我花很多时间一边研究一边思考,感觉自己在慢慢地理解他,走近他……”

这个戴眼镜的维吾尔族年轻人跟随书中林则徐流放新疆的行走路线,对他的苦难与理想感同身受:1841年,林则徐从西安出发,历时122天、行程5000里抵达伊犁,一路风霜雨雪、备尝艰苦,他并未消沉意志,反而更加豁达。在新疆期间,他带病修渠垦荒、实地查勘地形……

他渴望表达一个新疆青年的感激之情,寻找林则徐后人的愿望越来越迫切,他要向更多人宣传林则徐精神。

可周围人对他的追求并不理解。

2007年的一天,他回到出租屋,同屋朋友甩甩手里的123元钞票,兴奋地说,“我把你的垃圾卖了,今晚吃大盘鸡吧!”

那些剪下的旧报纸堆叠了一米多高,为防止丢失,吐尔逊江悄悄把几个日记本藏在里面,这可是他攒了10年的有关林则徐和世界各地禁毒消息。

“为什么扔我的东西?”

“看完了还留着干吗?卖废品还一块钱一公斤呢!”

最宝贵的资料被扔,他摔门走了,跑到附近的废品收购站寻找,但没能把资料找回来。

他再也没有联系过那个“朋友”。

亲戚们也发现了吐尔逊江的“古怪”。时常有家族的亲友致电,“我们的婚礼、葬礼你都不回来,你太自私了,你不爱我们!”“你不结婚、不上班,你到底在干什么?”

当吐尔逊江告诉他们,“我有我的梦想,宣传林则徐精神”,对方都会难以置信地直接挂电话。

他狠心到连亲妹妹的婚礼都没去,吐尔逊江有苦难言,“路费、礼金样样需要钱,去了一家,另一家不去也不好,干脆都不去了,有那些钱我不如多买些书!”

小妹妹姑丽加玛丽的确生了气,但她仍然心疼哥哥,工作后每隔两个月就会给他打几百元。

寻找林则徐后人的过程并不顺利。他曾写道,“已经4年多了,与林则徐后代有关的信息一点也没有,但是不能放弃,人生中遇到任何困难,我会想起张海迪姐姐的坚强精神,我会坚持到底。”

他在网上搜到一幅幅林则徐后人的照片,彩印并塑封起来,最想见的是林则徐第五代孙女林子东奶奶。在与林则徐有关的50多种书籍和好心人的帮助下,吐尔逊江发现曾支援新疆工作的林则徐后人林松璋与林子东相识,后辗转找到其女儿林传苏,和林家人的相识让他振奋,然而,林传苏并不认识林子东,这下线索又断了。

无数个日夜,他写下很多文章,在《我为什么崇拜林则徐,尊重他后裔?》《我想说出来的心里话》《在国际禁毒日想念林则徐和他后裔》等文中写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和偶像,我的偶像和其他朋友不一样,我的偶像不是梅西,也不是乔丹,而是我们中华民族爱戴的民族英雄林则徐。”“我们必须培养感恩的心,我们一定要学会感恩祖国。”

2015年年底,吐尔逊江感到疲惫,准备放弃了。看报纸时,他并不喜欢看会议新闻,但有一天的新年贺词非常亮眼:“再过几个小时,新年的钟声就要敲响了。我们即将告别2015年,迎来2016年的第一缕阳光……只要坚持,梦想总是可以实现的!”

“我从这段话中感受到了强烈的正能量,我剪下它,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兜里都揣着这张纸条,激励自我。”吐尔逊江说。

2016年3月,网上一张林子东佩戴奖章的近照引起了吐尔逊江的注意,他意识到可以联系报道记者试试,连续寄送10余封信后,他终于获得了林子东奶奶的联系方式。

之后,他还陆续与林则徐第六世孙女、林则徐基金会副会长林祝光、中国文化管理协会林则徐研究委员会会长、林则徐第六世嫡孙女林岷取得了联系,每逢节日,他都会致电或发短信送去诚挚的问候。

林祝光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我至今没有见过吐尔逊江,他发自内心地热爱林则徐,我被他的执着精神深深感动!”林则徐后人为吐尔逊江寄送了林则徐诞辰纪念铜像,《林则徐大典》等20多本书籍。

国际禁毒日、林则徐诞辰日、逝世日、林则徐基金会成立日、儿童节、建党节、民族节日(诺如孜节)……每一个重要的日子,吐尔逊江都以自己的方式纪念和宣传。

看到很多人把他印制的宣传页随手扔了,他决定改变方式,用厚牛皮信封包装,一家一家地送到乌鲁木齐的各大中小学,最多的一次,他印制了626封,沿街给路人发放。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