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语录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诗歌 >

中原一廊诗歌 摇曳千年星河

时间:2017-12-25 14:56 点击:
□总策划 董林 策划 杨青 许笑雨 统筹 姚伟 □记者 许笑雨 姚伟 大河之南,洛阳、郑州、开封一字排列,光芒耀眼,生机勃勃。这是中原最具活力而且最有故事的三座城市,历史上它们都曾光芒万丈,夺人眼目。两百多公里的距离内,三大古都如三星连珠,这在中

  

中原一廊诗歌 摇曳千年星河

  

中原一廊诗歌 摇曳千年星河

  

中原一廊诗歌 摇曳千年星河

  

中原一廊诗歌 摇曳千年星河

  □总策划 董林 策划 杨青 许笑雨 统筹 姚伟

  □记者 许笑雨 姚伟

  大河之南,洛阳、郑州、开封一字排列,光芒耀眼,生机勃勃。这是中原最具活力而且最有故事的三座城市,历史上它们都曾光芒万丈,夺人眼目。两百多公里的距离内,三大古都如三星连珠,这在中国,乃至世界范围内,都不多见。

  郑汴洛先后兴旺、交相辉映,都与地处中原的交通区位优势有关。郑州被称为“火车拉来的城市”,开封则是“大运河载来的首都”,周公营造洛邑,也是因为“天下之中,四方入贡道里均”,隋唐大运河开凿后,洛阳与开封成为全国性交通中心。

  今天,郑西高铁、郑徐高铁、连霍高速、陇海铁路、310国道等东西交通大动脉联袂通过郑汴洛,火车、汽车川流不息,给城市带来源源不断的活力。也使这三座城市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三个重要的节点。古代,郑汴洛之间也是交通要道,唐朝曾颁布“中央文件”,明确这条路为“大路驿”——全国第一要道,路上骡车、马队、行人川流不息,繁荣了数百年。

  这条“大路驿”不仅运输物资、人员,也是信息之路、文化之路,唐诗宋词兴盛之时,更是一条“诗歌走廊”。

  几乎所有著名的唐朝诗人、宋代词人都曾是这条“诗歌走廊”的过客.

  王维“朝与周人辞,暮投郑人宿”,将郑州郊外的田野写得清新淡远,如诗如画。

  李白更漫游郑汴洛,在嵩山长吟“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在洛阳奋笔“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与杜甫、高适携手同游开封、商丘,“气酣登吹台,怀古视平芜”,结下深厚友谊,留下一段大唐诗坛的佳话。

  苏轼从这里走过。他前往陕西任职,弟弟苏辙从开封一直送到郑州西门外,兄弟俩在今天的郑州市中原路一带依依不舍。走到渑池崤函古道,苏轼寻找当年随父亲进京赶考时痕迹,却一无所获,惆怅不已,写下“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往事往往如鸿飞雪化,再无踪迹,“雪泥鸿爪”的感慨遂深入人心。

  多情的柳永也是这条“诗歌走廊”的“明星”。开封东水门外,他与恋人无奈相别,“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杜甫、白居易、韩愈、刘禹锡、李贺、李商隐、范仲淹、晏殊、欧阳修、李清照……这些中国文学史,甚至世界艺术史上的大师大家也纷纷从这条诗歌走廊上经过,他们在这里快意高歌,他们在这里惆怅低吟,他们从这里出发走向人生的巅峰,他们在这里相逢,他们在这里离别,成就了千年传颂的不朽诗篇,他们在这里归去,把诗意留在中原大地,让这条诗歌长廊花团锦簇,华美绚丽,诗趣盎然。

  在诗歌史的天空,这条“诗歌走廊”就是一条璀璨的星河。正如河南社科院研究员、著名唐诗研究专家葛景春先生所说:“唐宋以洛阳或开封为文化中心,从商丘到函谷关,形成了一条诗词之路。”

  为何会有这样一条“诗歌走廊”?

  郑汴洛,向西经函谷关通达关中,向东经商丘联络吴越,唐宋数百年一直是交通要道。

  唐代实行两京制,长安与洛阳分别为西京、东京。两京间唯有一条崤函古道,这条路商旅云集,车马成群,十分繁忙。

  而长安、洛阳都偏西,与广大东部地区的交通也十分重要。

  “长安城东洛阳道,车轮不息尘浩浩。争利贪前竞著鞭,相逢尽是尘中老。”

  而洛阳出虎牢关再向东,本可有多条路,但因大运河的开凿,洛阳经郑州、开封、商丘前往东南成为全国最重要的交通要路。人们畏惧陆路鞍马劳顿,喜欢水路平稳省力,能走水路尽量走水路,所谓“山程度函谷,水驿到夷门(指开封)。”“初经函谷眠山驿,渐入梁园问水程。”

  宋代以开封为东京,洛阳为西京,商丘为南京,三座“一线城市”之间的联系极为重要,与唐代相比,郑汴洛以及东到商丘的交通的重要性有增无减。

  唐宋两代,科举考试逐步成熟,规模越来越大,天下读书人参加“高考”大多要走这条路。唐朝时,长安、洛阳是“考点”,不管去哪个“考点”,广大东部地区的考生都要行经这条“走廊”;北宋时,“考点”变成了“开封”,每当科举考试,应考举子云集此路。不仅参加考试,落榜的,考中赴任的,贬谪的,升迁的,也是络绎不绝于此路。文人一多,以诗会友的就很常见,如刘禹锡所言,“两京大道多游客,每遇词客战一场。”漫长的驿路,诗人们或当面切磋,或馆驿题壁,或送友远别,也或者独自抒发小情绪,让这条“诗歌走廊”成为诗歌创作的平台。

  这条“走廊”也是诗歌传递、传播的重要渠道。古代通信困难,元稹曾给贬谪到江西的白居易寄诗,后者两年后才收到,但如在大路驿旁,就可托驿站的“神行太保”们“快递”;唐宋喜欢诗歌的人极多,诗人题写在驿道沿途酒楼歌馆墙壁上的诗句,“好事者多咏之”,“篇章传道路”,便可“诗名播人间”,迅速成为“网红”。

  这条中原“诗歌走廊”根植于中原深厚的诗歌传统,也促进了中原诗歌创作的繁荣。

  如果说中国是诗的国度,那么中原就是诗的中原。

  我们脚下的土地,曾经孕育出摇曳多姿的诗情。《诗经》“国风”一半以上,是河南先民“情动于中而咏歌之”,那热烈浪漫,优雅精美的诗句传递到遥远的时空,对中国文学、中国文化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中国第一次国家层面的“诗歌热”,出现在汉魏洛阳城。在建安文学创作成就的基础上,身为皇帝的曹丕明确提出此乃“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这样的“文学的觉醒”,有着划时代的意义,汉魏洛阳成为诗歌之都、艺术之都。在此之前,很多写出杰出作品的诗人寂寂无名,《诗经》、《乐府》里的民歌,文人创作的《古诗十九首》,莫不如此。文人无奈自言“为赋乃俳,见视如倡”。而在此之后,诗和文学地位越来越高,到唐代,从皇帝到贩夫走卒莫不爱诗,文学青年层出不穷,写出一首好诗即可名满天下,李白之辈更凭诗作“自雄于世”。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