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语录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故事会 >

摄政长公主21

时间:2017-07-11 10:15 点击:
雍雨涵定了定神,气沉丹田,用了移形换影打算把如烟接过来。 只听咻地一声两支箭射来。一支射在了如烟的胸口,如烟终于不堪重负倒下了城墙。另一支,射进了雍雨

雍雨涵定了定神,气沉丹田,用了移形换影打算把如烟接过来。

只听“咻”地一声两支箭射来。一支射在了如烟的胸口,如烟终于不堪重负倒下了城墙。另一支,射进了雍雨涵的肩膀上。如果是平时,怕是连雍雨涵的身都近不了,可使用移形换影,则是功力最弱的时候。

一支箭来自陈诚,而另一支箭,则是来自少年将军的随从。少年将军纵身一跃将雍雨涵抱走了。

宁世子就像嗜血的狮子一样,强强忍住了追上去的念头。他如果追上去,岂不是便宜了陈诚。

“我们杀了你们的公主,祭旗如何?”少年将军的侍从哈哈大笑。

“来人,给公主报仇。”宁世子带着人马杀入城内,所到之处几乎寸草不生,一个时辰后,宁世子的白衣被染成了血红色,他为雍雨涵屠了一座城。

“伤她的人,我必诛你们九族!”

他不知道,他刚走,后脚王一帆便到了。王一帆身为监军,自然可以说得上话。陈诚眼睛贼亮地看到,队伍里面可是帝师的独苗。这么多年装疯卖傻也真是不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正好把雍雨涵她们一窝端了。

王一帆自然也知道哲世子的存在,直接将他提为亲信,随侍左右,并派御医尽快为陈副帅医治。

雍雨涵觉得眼皮极为沉重,费力地睁开了眼,却发现这是个陌生的地方。莫不是又穿回去了?

这里古香古色,用物虽然也是上乘,但明显是名男子的房间。

此时,一名年轻的男子走了过来。只见那男子剑眉星目,眼睛生的极为好看。身上穿的是一身青衣,活脱脱一名富家子弟。但雍雨涵不会忘记这是谁,这是那个差点要了她命的男人。

“如何称呼”雍雨涵别过眼不想看他。

“金澜庭,称我澜庭便好。”男子笑的眉眼弯弯“我以为你醒来的第一件事是找我拼命。”

“果然得大金皇帝的宠信,居然赐你国姓”雍雨涵暗暗运功,这家伙居然没趁机废掉她的武功,也算正人君子。

“别崩裂伤口了,现在不是运功的时候。”男子依然眉眼弯弯。

“若我没记错,把我伤的半死的人是你吧”雍雨涵冷冷说道。

“我已经把他处死了,你安心养伤,这里是我的别院,不会有人来的。你的婢女被我接上骨了,好好修养即可。”金澜庭急急解释道。

“你不怕大金皇帝找你事?”雍雨涵很是疑惑,毕竟她的身份是敌国公主。

“打仗再久,总归是要和亲的。”金澜庭笑着说“你的表弟已经来了,右相的儿子也来了,他们加上宁子沐,陈诚得不了好。我去前线观察敌情了,毕竟我还是个将军呢。”说完金澜庭便离开了,留下了雍雨涵满满的疑惑。

我认识他吗?这些年难道我除了中毒受伤那次醒来过的迷糊了一段时间……

难道我认识他?

雍雨涵做了个极为香甜的梦,梦里她还是小时候,似乎还有另外一个男子,唤作霆哥哥。

床头,那个昔日威风凛凛的铁面将军轻轻地抚摸着雍雨涵的脸“你是迫不得已,还是真的将我忘了?我明明比宁子沐认识你更早……”

陈诚的病似乎越来越严重,宁世子却叮嘱太医加重分量。

“宁世子,长公主她……”王一帆欲言又止。

“世子,表姐没事是不是”哲世子带着哭腔问道。

“我不知道,我们只有打赢了这场仗才能把人救出来。”宁世子说道“早点休息吧。”

深夜,冷风潇潇。

一曲低沉的曲子响起,执笛之人一袭白衣,在这孤单的夜里,显得尤为孤寂。

此时,一名青衣男子突然出现。

“师兄,别来无恙”青衣男子突然开口。

“当不起将军的这句师兄。”宁世子冷冷说道。

“雾峰老人和雪岩神医向来孟不离焦焦不离孟,难道我叫错了?”青衣男子不紧不慢地说。

宁世子突然逼近,掐着青衣男子的领子“你既知道她的身份,为何还要强行将她掳去。”

“她中了蛊,你能救的了她吗?”青衣男子气势不减。

“她怎么会……”宁世子渐渐松了手。

“怎么不会,陈诚那里有会下蛊的人,纵使你们医术高明怕是也觉察不到。”

“你就能救得了她吗?”宁世子吼道。

“与你无关。”青衣男子突然消失了。

微信号: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